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雷彻的博客

指点英超,八卦足球,当个有趣的无聊人等

 
 
 
 
 
 

老豆来自国军  

2014-9-18 1:13:18 阅读7134 评论3 182014/09 Sept18

作者  | 2014-9-18 1:13:18 | 阅读(7134)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柏林,一部世界史  

2014-5-31 16:15:20 阅读4281 评论2 312014/05 May31

逛柏林,读一部世界历史

走过那么多城市,没有一个能像柏林。这座城市始建于 12 世界,论古老远比不上西安,罗

马,开罗或者北京这些古城悠久,但历史的印记在这里显得得更深刻。上一个世纪那动荡不

安的世界史,从两次世界大战,到冷战的结束,多少撼动世界的大事,总能在这里的某一个

街角找到旧影。这个地方距离我们的生活万里之遥,但这里的故事却很大程度塑造了我们现

代的世界。

不妨从米特区北部那些优雅的庭院逛起,最出名的便是罗森塔尔大街上的哈克庭院,由 8

座互通的庭院组成,占地约 9200 平方米,是德国最大的院落群建筑。当年这里是犹太人聚

居区,汇集了各色商铺,繁华之极,如今庭院依旧,只是墙壁上多了不少二战留下的弹痕。

犹太人又去了何处?在哈克庭院里可以仰望犹太教堂那高高的圆顶,金碧辉煌。但二战修复

起来的,却只有这一个圆顶了。旁边的新犹太教堂门前戒备森严,拉着警戒线,甚至还有一

个警察岗亭。相比起来各种政府部门便是放松得很了。

1933 年的国会纵火案,让希特勒的纳粹党取得了政权。不过把国会大厦留到最

后吧,让我们找找当年另外一场大火的灰烬,那便是从国会大厦向东,走上菩提

树下大街不远处的倍倍尔广场。1933 年 5 月 10 日,在戈培尔的策动下,纳税的

学联,党卫军和希特勒青年团等组织在这里烧掉了 2000 多本书,包括托马斯曼,

雷马克,海涅和马克思等人的著作。电影《印地安纳琼斯与圣杯》中的一幕场景

作者  | 2014-5-31 16:15:20 | 阅读(428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最后的人民公社  

2014-3-16 0:38:25 阅读5216 评论3 162014/03 Mar16

走进克里斯蒂安尼亚,回头就能看到门上面的大字写着,“你已经离开欧盟了”。这里不只是欧盟领域内的一块飞地,这里甚至也不能算是丹麦领土。克里斯蒂安尼亚人管这个地方叫“自由邦”,虽然这地方就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内。她有自己的国旗国歌法律和政府,不到1000个公民,每个公民有平等投票权,共同决定这里的立法和公共事务。在我心目中,这里是个屌丝自治的人民公社。这里的人自称为Christianilite, 丹麦语中lite相当于英语里的loser, 所以说起来这些人算是中国屌丝的始祖,不过他们不像国内屌丝那样一天天压力山大,因为事业,成就,财富什么的,他们根本不在意,他们只要在风景如画一样的天堂里吸着大麻,住在破破烂烂满是鲜艳涂鸦的房子里,打发着自由自在的快乐日子,唱歌跳舞或者搞各种艺术活动,把丹麦的警察,税官,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以及机车党拒之门外就行了。

一切起源于1971年,那里叛逆的空气迷漫着整个欧洲大陆,丹麦的嬉皮士们与汇合了无政府主义运动以及占领空屋运动的洪流,占领克里斯蒂安尼亚这块84公顷的的土地。克里斯蒂安尼亚这地方实际上是位于哥本哈根和相临的阿毛厄岛之间的海滩和小岛克里斯蒂安岛之上,自1617年以来就是丹麦的军队驻地。二战后丹麦军队放弃了这个驻地,军队撤走留下了营房,操场,马厩等设施,只留下了几个人看守。于是1971年,一帮嬉皮士,无家可归者等就冲破了篱笆,占据了这里。很快这里就引来了世界各国的嬉皮士和社会活动家们,他们觉得这块地方实在是进行社会实验的最佳场所。而对于那些难以在外部世界生存的弱势者而言,这里就是个完美的避风港。克里斯蒂安尼亚当初对失业者,瘾君子,单亲妈妈等

作者  | 2014-3-16 0:38:25 | 阅读(5216) |评论(3) | 阅读全文>>

在丹麦过个地道的圣诞节  

2014-3-13 7:37:42 阅读5577 评论5 132014/03 Mar13

在春节写圣诞,时空有点错乱,不过西方的圣诞节怎么比较都太像国内的春节了,至于国内的圣诞节像国外的什么节,我就不清楚了。在丹麦,至少圣诞那几天连超市都不开门了,很早就被人提醒要备足食物,节前抢购那架势分明就是小时候跟家人去抢购年货呀。

以前也不是没在西方过过圣诞节,不过这种全家团聚的节日,外乡人很难体会。这次刚好交往了一个丹麦男朋友,于是被他父母邀请去和他们全家团聚过圣诞。丹麦这个地方婚姻制度基本算是崩溃了,我这个外国人作为新交不久的女友,就已经算成了他们的正式家人了。想到这次的圣诞节将是格外的原汁原味,主要是想到我可以收到礼物了,于是原本在国内听到商场放圣诞歌曲就头皮发麻的我,也开始期待圣诞节了。

丹麦没听到过有人抱怨说过节的味道越来越淡。他们对圣诞节的期待从12月1号这一天正式开始,11月底男友拿回家一只长长的蜡烛,底座用松枝之类的东西装饰得很漂亮,不同之处在于,蜡烛上从上到下标着从1到24的数字,每天烧一段,等到蜡烛烧到头,叮叮铛,圣诞节终于到了。这个蜡烛便是男友的母亲装饰好送他的,我威逼利诱他提前点起来,作为一个苛守传统的丹麦人,他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屈服了。这是个振奋人心的胜利,让我终于看到了希望,有一天说不定我也能说服他在完全没人的路口闯红灯过马路了。其实这个蜡烛是个很让人神经紧张的东西,不管是在我们家,还是我们去朋友家吃饭,大家都要时不时看一眼蜡烛,以能及时熄灭,以免烧到下一天去。

数学不好的丹麦人就是这么数着日子盼过节的。小孩子的期盼更是甜蜜,他们会得到一盒巧克力圣诞日历,从12月开始每天抠下印着当天日历的那一块纸

作者  | 2014-3-13 7:37:42 | 阅读(5577) |评论(5) | 阅读全文>>

哥本哈根的主人  

2013-6-11 2:14:05 阅读4425 评论1 112013/06 June11

我一向认为,一个城市里谁是主人,要靠交通工具来辨别,比如在北京,坐地铁或者公交的绝不是主人,城市的主人不可能让自己扛着厢子上没扶梯的地铁楼梯,换个车要走两公里路;也不会容忍自己等公交等个40多分钟,然后一来来三输;行人是地位最低的,所以连人行道上的路权都保证不了,没有红路灯的横道总得等汽车先行,过斑马线好不容易绿灯了,却又碰到一辆接一量辆地右转车辆抢在你前面。开汽车的人地位也许高一点,不过见到特权车牌就只能当孙子了。所以,北京的主人肯定是开特权车的人。

而在哥本哈根,主人是骑自行车的那些人。这个城市比海淀区大不了多少,两轮一登到哪儿都方便,别提多神气。于是满街道都是自行车,挺像我的家乡大城市铁岭几十年以前的样子。从路权上来说,虽然还是路人第一,不过自行车有神圣的自行车道,严禁行人在上面走,自行道本身总比汽车道高了半阶,汽车想拐上来也不可能。这条自行车道四通八达,宽度足够在路口画出直行和转弯两条车道。路口有专门给自行车用的交通指示灯,只要注意看灯,就会绝对安全。不过特别的规则也有一些,1,公交车下车的乘客一出来就要穿过自行车道,自行车要停车让路;2,停车前要举手示意,转弯时要用手比划方向。如果实在不爽行人的路权更高,简单,推车走的时候你就算是行人。到处都是自行车停车用的栏杆等,绝对比开车容易找车位,最后,自行车道总是可以转到湖边或林中的景观道上去,把骑行变成观光。

于是我登上房主给我准备的那辆古老又结实好用的绿色自行车,就开始从刚落户的状态转而体验到了主人的感觉。上帝还是挺公平的,丹麦不能爬山,却有一个好处,这个世界上最平坦的国家最适合骑自行车。于是我

作者  | 2013-6-11 2:14:05 | 阅读(4425)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