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雷彻的博客

指点英超,八卦足球,当个有趣的无聊人等

 
 
 
 
 
 

老豆来自国军  

2014-9-18 1:13:18 阅读7158 评论3 182014/09 Sept18

作者  | 2014-9-18 1:13:18 | 阅读(7158) |评论(3) | 阅读全文>>

最后的人民公社  

2014-3-16 0:38:25 阅读5239 评论3 162014/03 Mar16

走进克里斯蒂安尼亚,回头就能看到门上面的大字写着,“你已经离开欧盟了”。这里不只是欧盟领域内的一块飞地,这里甚至也不能算是丹麦领土。克里斯蒂安尼亚人管这个地方叫“自由邦”,虽然这地方就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内。她有自己的国旗国歌法律和政府,不到1000个公民,每个公民有平等投票权,共同决定这里的立法和公共事务。在我心目中,这里是个屌丝自治的人民公社。这里的人自称为Christianilite, 丹麦语中lite相当于英语里的loser, 所以说起来这些人算是中国屌丝的始祖,不过他们不像国内屌丝那样一天天压力山大,因为事业,成就,财富什么的,他们根本不在意,他们只要在风景如画一样的天堂里吸着大麻,住在破破烂烂满是鲜艳涂鸦的房子里,打发着自由自在的快乐日子,唱歌跳舞或者搞各种艺术活动,把丹麦的警察,税官,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以及机车党拒之门外就行了。

一切起源于1971年,那里叛逆的空气迷漫着整个欧洲大陆,丹麦的嬉皮士们与汇合了无政府主义运动以及占领空屋运动的洪流,占领克里斯蒂安尼亚这块84公顷的的土地。克里斯蒂安尼亚这地方实际上是位于哥本哈根和相临的阿毛厄岛之间的海滩和小岛克里斯蒂安岛之上,自1617年以来就是丹麦的军队驻地。二战后丹麦军队放弃了这个驻地,军队撤走留下了营房,操场,马厩等设施,只留下了几个人看守。于是1971年,一帮嬉皮士,无家可归者等就冲破了篱笆,占据了这里。很快这里就引来了世界各国的嬉皮士和社会活动家们,他们觉得这块地方实在是进行社会实验的最佳场所。而对于那些难以在外部世界生存的弱势者而言,这里就是个完美的避风港。克里斯蒂安尼亚当初对失业者,瘾君子,单亲妈妈等

作者  | 2014-3-16 0:38:25 | 阅读(5239) |评论(3) | 阅读全文>>

哥本哈根的主人  

2013-6-11 2:14:05 阅读4452 评论1 112013/06 June11

我一向认为,一个城市里谁是主人,要靠交通工具来辨别,比如在北京,坐地铁或者公交的绝不是主人,城市的主人不可能让自己扛着厢子上没扶梯的地铁楼梯,换个车要走两公里路;也不会容忍自己等公交等个40多分钟,然后一来来三输;行人是地位最低的,所以连人行道上的路权都保证不了,没有红路灯的横道总得等汽车先行,过斑马线好不容易绿灯了,却又碰到一辆接一量辆地右转车辆抢在你前面。开汽车的人地位也许高一点,不过见到特权车牌就只能当孙子了。所以,北京的主人肯定是开特权车的人。

而在哥本哈根,主人是骑自行车的那些人。这个城市比海淀区大不了多少,两轮一登到哪儿都方便,别提多神气。于是满街道都是自行车,挺像我的家乡大城市铁岭几十年以前的样子。从路权上来说,虽然还是路人第一,不过自行车有神圣的自行车道,严禁行人在上面走,自行道本身总比汽车道高了半阶,汽车想拐上来也不可能。这条自行车道四通八达,宽度足够在路口画出直行和转弯两条车道。路口有专门给自行车用的交通指示灯,只要注意看灯,就会绝对安全。不过特别的规则也有一些,1,公交车下车的乘客一出来就要穿过自行车道,自行车要停车让路;2,停车前要举手示意,转弯时要用手比划方向。如果实在不爽行人的路权更高,简单,推车走的时候你就算是行人。到处都是自行车停车用的栏杆等,绝对比开车容易找车位,最后,自行车道总是可以转到湖边或林中的景观道上去,把骑行变成观光。

于是我登上房主给我准备的那辆古老又结实好用的绿色自行车,就开始从刚落户的状态转而体验到了主人的感觉。上帝还是挺公平的,丹麦不能爬山,却有一个好处,这个世界上最平坦的国家最适合骑自行车。于是我

作者  | 2013-6-11 2:14:05 | 阅读(4452) |评论(1) | 阅读全文>>

前羽球冠军的Lost & Found

2012-4-8 9:54:20 阅读33417 评论16 82012/04 Apr8

据说最近神秘失踪的人特别多,比如说有的人上个月还在电视上开新闻招待会,这个月就没人能告诉我他在哪里了。恒大的大老板许家印登上了足球慈善榜的头名位置,与此同时他的先辈大连实德的老板徐明已经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还有不少我们根本不知道名字的人被73条了,而有一个了不起的老师真正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同时他的名字也从墙内的社交媒体中消失了。这真是个大变活人的传奇时代。

所以当三年前神秘失踪的羽毛球双打世界冠军黄穗,在澳大利亚被找到时,你会感慨这个宇宙毕竟是平衡的,有消失的,就会有找回来的。有人只有”被失踪“的义务,总算还有人实践了一回”玩失踪“的权利。

对黄穗的主动性失踪的原因,真的是无从猜测,也没什么必要抛根问底,一个人的选择问题而已。这个体制总的来说对黄穗不错,作为世界冠军她是这个残酷竞争体制里少量的胜出者之一,她有机会参加北京奥运会,为了确保她安心备战,还给她安排了副处级的副主任一职。可惜这一切都不能让她开心,她宁可去代表澳大利亚打低级别的比赛,也许只有如此她才能享受羽毛球。前几天,刘国梁说,自己很羡慕外国选手的轻松,他有这种感慨不过是因为发现波尔可以在大赛期间能带妻子遛狗,而中国运动员永远不可能,因为体制不一样,中国运动员的付出肯定比国外运动员大得多。大约两年前,林丹其实也说过这样的话。其实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几乎所有国内这些优势项目的教练,都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来从事这项运动。自己家的孩子舍不得。刘国梁将来会让女儿打高尔夫球。

让那些穷人家的孩子来从小苦练,来承担为国争光的神圣使命吧,或者在这个过程中伤残掉,吃兴奋剂吃废掉,或者成为另

作者  | 2012-4-8 9:54:20 | 阅读(33417) |评论(16) | 阅读全文>>

读《言论的边界》,如看好莱坞动作大片

2012-4-7 10:45:12 阅读1657 评论1 72012/04 Apr7

ipad被我看到没电,在接上充电器,等着重新启动的那一分钟里,百无聊赖地抓起一本不知道几年前买的书,然后再也没有放下,一口气读完了大半本。顺便说下,本来我在ipad上看的是动画片《复仇者》,我这类GEEK的至爱。

就是这本书:

不知道是我自己的问题,还是书的问题,整个读起来的感觉就是比好莱坞动作大片还精彩,情节起伏,惊心动魂,到了某些节点还煽情得让人热泪盈眶。

首先因为这是一本写历史的书,介绍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历史。其实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只有笼统的句子:”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翻译过来“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按照最近流行的《冰与火之歌》里的格言: Words are wind. 第一修正案真正能够成为保护美国人民的言论自由,抵抗“多数人的暴政”的挡箭牌,靠的是之后上百年的时间里,一代代美国法官,媒体

作者  | 2012-4-7 10:45:12 | 阅读(1657)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