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雷彻的博客

指点英超,八卦足球,当个有趣的无聊人等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无人关注,暗自精彩  

2010-07-14 16:4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体育7月11日独家评论,网易评论员雷彻:

新闻背景:当日凌晨南非世界杯的三四名决赛中,在比赛最后一刻,弗兰的精彩任意球打中门楣,没能为乌拉圭队扳平比分,德国队3-2取胜,获得世界杯季军。

92分钟,弗兰的任意球精准地打在横梁上,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警醒世人:接受自己的宿命吧,人是战不胜章鱼的,赛前它已经预言德国取胜。明天的决赛,参赛双方不是西班牙与荷兰,是鹦鹉玛尼挑战预言大帝章鱼保罗,无论哪一方成为新科世界冠军,都体现了章鱼帝或者鹦鹉帝神圣的意志,人力无法更改。

我真的很喜欢上述理论,因为在之前,无论谁输谁赢,赛后总会有专业人士根据结果推导出各种理论,以证明赢家赢得合理,输者输得活该。当然这些事后功课要比开发阴谋论轻松可爱一些,不过章鱼帝已经横空出世,我愿意充分利用这个便利来解释一切:章鱼不想乌拉圭追成3比3平,不想弗兰进球数领先以冲击金靴;总之,章鱼决定一切。

如果选择权在我,8强决出来后,我想看的决赛对手就是德国与乌拉圭。选德国想都不用想,这届死气沉沉的世界杯里,能让人激动一下的球队就只有两只,阿根廷和德国,而防守基本不存在的阿根廷遇到任何一个欧洲强队都是被屠杀的命,所以只有选德国,再加上拥有弗兰的乌拉圭,原因更简单,弗兰进的球除了点球都是世界波。不过我等到两只球队会师,却不是在决赛,甚至不是在淘汰赛,而是形同鸡胁的三四名决赛,又让我想到了那句老话:“你不可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既然上帝总会打个折扣,下回我需要60平方米公寓的时候,祈祷的时候一定得要求是200平米的别墅。

我一度坚信:三四名决赛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两个失败者凑在一起,比一比谁更失败。不过昨天的比赛告诉我,如果能克服自己的对比赛级别的势利心理的话,自己的山寨版决赛也可以精彩超乎想象。苏亚雷斯却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乌拉圭的队长卢加诺与后防大将富西莱回来了。乌拉圭攻防两端各加强实力30%到60%,这让我郁闷不已,当初半决赛对荷兰,乌拉圭若能拿得出现在这等阵容,结果还真的难说。而德国拿掉拉姆和克洛泽后,两边更显得势均力敌。更重要的是,没有人想用密集防守和贴身逼抢闷死这场比赛,小猪的那一脚势大力沉的远射拉开了进球大幕,之后倒勾落叶球穿档过人等绝活也都有人来表演,弗兰更没让人失望,那脚凌空扫射绝对配得上世界杯的决赛,倒是世界杯决赛通常留不下如此经典进球。当终场哨吹响时,南非开赛以来第一次有了意犹未尽的感觉。

其实到现在,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对着一场鸡胁比赛夸大其辞,如果是,麻烦跟贴的骂醒我。不过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密集看了为数众多的难看比赛,足球审美情趣的暂时性损伤可能是难免的了。三四名决赛又给了我一个激动的理由:再看今天这最后一场,之后两年再看到难看的比赛都可以调遥控器了——没任何思想负担,联赛和冠军杯反正差不多每周都有。

在决赛的前一天,两个半决赛的失败者,在比赛质量方面,为今天的决赛竖起一个高高的标杆,为自己在南非留下华丽的背影。作为一个中立球迷,其实我不关心谁赢下决赛,那个有章鱼和鹦鹉来操心,我只想知道,有荷兰在场的比赛,是否催眠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10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